直播性爱视频

您现在的位置:美女AV > 女士棉裤 >

 029 狼狈为奸

发布时间: 2015-01-12 15:30


朱三麻子中了刘黑七的调虎离山之计,前面一着火,这些做工的那里懂得什么计不计的,奔着火的地方就去了。刘黑七一伙人趁乱闯进了朱家后院,见着什么拿什么,拿不动的就拿枪托子砸。

  边砸边骂:“狗日的,老子穷得饭都吃不上,你凭什么弄得和金銮殿一样?”

  本来肖水珠早有准备,天一抹黑就和陆小翠一起,弄着两个孩子,躲进了地下的密室。

  前面一着火,肖水珠在下面就待不住了,忘记了朱三麻子交待的话,她交待陆小翠照顾好两个孩子,外面天塌地陷也别出去,自己出去瞧瞧。

  小翠提醒她:“姐夫交待不让咱们出去,外面太危险。”

  肖水珠说:“我知道,可是外面有我和你姐夫,一滴血一滴汗置办的家业,让人抢光烧光了,以后咱拿什么过日子啊!”

  小翠没话说了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肖水珠走出了密室的门。

  肖水珠也没有想到,自己出了密室的门,刚想往前院去,迎面就碰上了横冲直撞抢东西的匪徒。

  肖水珠看事不好,急忙往回走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刘黑七隐约看见从堂屋里走出一个女人,不容分说,让手下人赶过去,把肖水珠团团围住,拿绳索五花大绑,把她捆了个结实,拿布堵了嘴,然后说道:“你们扛着这个女人先走,我到堂屋里取了她家的钱财,随后就来。”

  肖水珠使劲挣扎,可越是挣扎,绳子勒得越紧。她想喊人,可是嘴巴被堵得死死的,连喘气都成了问题,更别提呼救了。

  她只好眼睁睁看着,看着这伙歹徒,抢走了自己和三麻子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,哗啦啦地往外流眼泪。

  出了后院的院墙,肖水珠看到胡同的深处,隐藏着一辆早就套好的大马车,几个歹徒正手忙脚乱地把抢来的东西装到车上。

  平时自己省吃俭用置办的家具,绫罗绸缎,金银瓷器……被这帮畜牲,随便地塞进车里,塞得肖水珠心如刀绞。

  装完了东西,刘黑七也跳出了院墙,兴奋地把背上的褡裢递给手下的人,说道:“朱三麻子真他妈牛B,哪儿弄这么多钱,今儿个该着老子发财,人才两得。”

  “刘爷是谁啊,吉人自有天象,你老发财有肉吃,弟兄们也能跟着混碗肉汤喝。”众人附和。

  “弟兄们说哪里话,有我刘黑七的,就有弟兄们的,还是那句话,老子吃肉,也不让弟兄们喝汤,咱们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!”

  大家还想说话,刘黑七怕夜长梦多,赶紧打住,催促着众人快走。

  手下人把装钱的褡裢和肖水珠放到一块,就开始清点人数,准备撤退。

  刘黑七不放心钱袋子,过来打着火,看看袋子放的是否稳妥,然后照照肖水珠的脸。

  “嘻,嘻,嘻!今儿老子中头彩了,逮着个这么俊的娘们,哥几个咱可说好了,钱给大伙平分,这小娘们谁也不能给我动,谁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,小心老子割了他的下半截喂狗。”

  众人应声道:“刘爷咋说咱咋干,今儿晚上,爷们儿喝酒吃肉,耍大洋,爷你舒舒服服耍女人。”

  刘黑七把手里的驳荷枪往空中一挥,说了句:“扯乎!”

  赶车的吆喝一声牲口,趁着夜色,风驰电掣般地跑出了华胥镇,身后扬起的尘土,漫天飞扬。

  盘龙山卧虎岭上本来有个小村子叫黄山寨,寨子里住着几十户人家,自打刘黑七来了后,不但抢东西,还抢人,见着谁家有漂亮的姑娘,晚上准会去敲谁家的门。

  日子过不下去了,大伙陆续地搬走了,最后只剩下个空村子。

  刘黑七开始还比较失望,后来村前村后,山前山后地转了一圈,回来后,乐得直拍屁股:奶奶的,真是吉人自有天相,老天爷照应,把这么一块风水宝地赐给自己,房子不用修,水井不用打,前面只有一条下山的路,把路一堵,别说人,就是鸟也别想飞上来,自己占住这座山,就是一方的神圣,山里的大王!不交租,不纳粮,天朝管不着,地王老子也得让我三分面。

  他说干就干,四处招兵买马,买枪置炮,修工事,砌堰坝,垒炮楼,没几年的功夫,把个黄山寨修得铁桶一般,水泄不通。势力更是水涨船高,日盛一日,手下人手有几十号人,几十杆枪,不上一年的功夫,就发展壮大了一倍多。

  当地的州府大员,迫于舆论压力,也曾多次亲临一线,指挥清剿,无奈这儿易守难攻,攻了几次,无功而返,只好作罢。

  后来,刘黑七闹得凶了,上方打压不住,只好一级压一级,把责任全压到了马鞍山的头上。

  马鞍山被逼无奈,只好装腔作势,命令马局长带着警察署的人,再次攻打黄山寨。

  马局长没有领会透马鞍山的意思,果真下了血本,拼命往山上攻,结果双方伤亡惨重。对峙不下,马局长回来请求马鞍山给自己增派援兵,被马鞍山骂了个狗血喷头:“你狗日的还真打啊,要不是看你是我本家的侄子,我早他妈一枪把你给毙了。”

  马局长叫马钱财,是马鞍山的叔伯侄子,马鞍山看他年轻有为,又是本家,就推荐他当了警察署的局长,没想到这小子脑子就一根筋,只认一条道。

  “钱财,你懂得我的意思吗?你知道刘黑七是谁吗?别人我不敢告诉,你,我不避讳,他是你叔叔我的拜把子兄弟,想当年,你叔和他一样,在刀尖上过日子,你真认为我拿不下他啊!你也不数数,咱们家吃的喝的,哪一样没有他的功劳,没有他,咱们爷们吃啥,喝啥?”

  马钱财这才恍然大悟,自己早就感觉这仗打得不对劲,别扭!队伍里有叛徒,里通外国,吃里爬外!没想到这个“吃里爬外的东西”,竟然是自己的叔叔。

  万般无奈,只好命令弟兄们往回撒!

  安抚完弟兄们,等夜深人静的时候,马鞍山又逼着他,跟着自己,到黄山寨跟刘黑七赔礼道歉。

  到了黄山寨,一进山门,杀红了眼的弟兄,一眼就认出了马钱财,过来呼拉拉把他围住:“狗日地,你杀了我兄弟,今天我非活剥了你的皮不可!”

  马钱财也不示弱,掏出驳荷枪,顶着那人的脑袋:“来吧,看看你的刀快,还是我的枪快!爷敢入狼窝,就没想到怕狼崽子!”

  正相持不下的时候,刘黑七就迎了出来,喝退众人,把爷俩迎进屋里,让人把火弄旺了,给马鞍山说:“大哥先不忙说话,天寒地冻的,先烤烤火,我让人温上两碗酒,喝下去暖暖身子。”

  马鞍山拱拱手说道:“都怨我交待不周,伤了你们爷俩的和气,钱财,过来给你叔道歉!”

  马钱财抬起眼来看看刘黑七,不情愿地抬起手,打个拱说道:“多有得罪!”

  刘黑七虽然吃了亏,可当着马鞍山的面也不好发作,只好说:“不知不为怪,这事也不全怪侄儿,我也有责任,好了,不说这事了,这事就过去了,咱们先吃饭。”

  刘黑七转过脸来,给手下人说道:“兄弟们这几天辛苦,排开酒筵,抬出好酒好肉,今儿个咱们陪马爷喝个痛快。”

  时间不长,酒肉就抬上了桌子,百十号弟兄,连日打仗,煎熬得眼珠子都红了,今儿个,总算放下心来,可以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了。

  一时间,大庭内外,猜拳行令,吆五喝六,乱成一团。

  酒足饭饱后,马鞍山再次道了歉意,被刘黑七的人,簇拥着走下山来,身后,跟着一辆大车,六黑七说道:“大哥,眼看春节将近,这些东西不足为敬,权当我过年给你送的年货吧,回去代我向咱老娘问声安,求他老人家谅解,过年我就不过去给她老人家磕头拜年了。”

  马鞍山一番谦让,终于拉上满满的一车东西,心满意足地下了山。

  路上,马鞍山教导马钱财:“看到了吗?侄儿,这才是王道,不战而屈人之兵,知道车里装的什么吗?”

  马钱财摇头,马鞍山骄傲地说:“这一车东西,足足够你挣一辈子的!以后当官,你得好好跟你叔我学着点,别给你个棒槌,你就当真认!这世道混乱,今儿是张大帅掌权,明儿说不准就换成了李大帅,谁当权咱爷们就听谁的,人随形势,草随风。可有一点是不变的:千里遥远来做官,哪个不为吃和穿?这个社会,有钱才是大爷,有钱才是王道!”

  马钱财看着马鞍山走在前面的背影,第一次感到了迷茫,也最终明白了,马鞍山为什么给自己起这么个俗气的名字,俗气不俗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千古亦然,理在其中啊!

  年轻气盛的他,表面上应承着,可内心里,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刘黑七的诅咒:“狗日的,你等着,你杀了我的兄弟,早晚有一天,我会给你算帐的。”


干台棉裤
AV视频 我们